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
 > 走进绍兴 > 历史文化 > 历史典故
 
视力保护色:
乾隆皇帝柯亭笛韵

信息来源:中国绍兴政府门户网站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  乾隆十六年,风流皇帝下江南,临幸柯桥,在柯亭内曾题留石刻。有诗云:
  陈留精博物,椽竹得奇遭。

  昔已思边让,今兼传伏滔。

  琴同识焦爨,剑比出洪涛。

  汉史无能续,千秋恨董逃。

  岁月的风雨流水早将皇帝老爷子的手迹原刻封存淹没。它或许沉沉地睡在柯亭遗址的九泉之下,或许静静地躺在古纤道的河床之上,或许默默地垫在民间的草舍猪棚之中,可它却凿凿地刻在《嘉庆山阴县志》上,《卷首·皇言》有案可稽。老乾隆无愧是驾驭历史文化的高手,纵横捭阖,典故迭起,可谓是陈留蔡邕的半部生命史诗,其中“柯亭笛”与“焦尾琴”是吴越文化的两支交响乐。

  公元前180年左右的一个深秋,横遭谄言而被迫亡命吴越的东汉议郎,在曹娥碑题写“黄娟幼妇,外孙齑臼”的“绝妙好辞”之后,一路风尘,西下柯亭。其时薄暮冥冥,黄昏苍凉,风夹杂着雨,雨水抽打着亭。何处是归宿?秋风秋雨天留客,议郎不无倦意地跨进了亭子。心想,姑且在此一宿。谁料,这一宿,竟渲染了绍兴历史文化史上灿烂的一景。那一夜,议郎环视蒙蒙苍穹,叩问何处人间正道?万籁呻吟中,忽闻亭上椽竹有声,轻风拂去,如高山流水;细雨打来,似珍珠落盘,如歌如筝,力为议郎鸣不平。翌晨,东方五色昳丽,蔡遂取竹之一制为笛,吹之,悠扬悦耳,音韵独绝。对此“椽竹奇遭”,正史写得言简意赅:“汉末蔡邕避难会稽,宿于柯亭,仰观椽竹,知有奇音,因取为笛。”(《嘉庆山阴县志·古迹》)柯亭笛是蔡的知音。于是,议郎走南闯北,携带在身。忧己之忧时,吟出自己的哀怨凄切;乐人之乐时,吹出江南的秀丽风光。柯亭笛,越音越语,名扬天下。

  蔡邕制笛,音响独绝;制琴,不同凡响。他对于音律、音质,近乎有特异功能。当初,在陈留家乡时,还有一则令人怦然心动的佳话:一日邻人宴请蔡邕等人,蔡还未进门,忽闻有一客人在屏风后弹琴,蔡惊曰:“嘻!以音乐召我而有杀人之心,为什么呢?”于是回头便走。其家丁告诉主人说:“蔡君刚才来,不知何故到门口又回头而去。”主人即亲自追上前去问其故,蔡诉说琴弦中有杀气,众宾疑之,后弹琴人解释说:“我刚才弹琴,看见一只螳螂正向着一只鸣蝉,蝉将飞离,螳螂为一伸一缩,我恐螳螂失去了它,这难道就是杀心形之于琴声吗?”蔡笑而回答:“这足以说明琴声有杀人之心的原因了。”乾隆诗中“琴同识焦爨”,说的也是蔡邕与琴的故事。那天,蔡转徙在吴地,见一老翁用桐树烧饭,但闻“噼啪”的火爆声砰出异音,蔡知其为良木,于是请求熄灭,以它制为琴。果然,弹之琴声音韵悦耳,美妙绝伦。因琴尾还有烧焦的痕迹,故世称“焦尾琴”,为我国古代四大名琴之一。

  吴越这方圣地,孕育代代人杰,滋养济济寓贤。文学家、史学家、音乐家、书画家蔡老夫子虽然遥乘黄鹤而去,而他在吴越留下的笛音琴声却千古不灭,万世吟唱。“中郎去后已无亭……数声短笛出寒汀。”(清·钱遵尧诗)如今,漫步新柯亭公园,鉴水湖畔,思绪随悠悠运河水从古柯亭遗址缓缓流去,别有一番感慨。

  这边风景独好,能不忆中郎?


 

 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本页】
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